陜西人才網

外媒:中國積極應對就業市場不平衡

    3月28日,安徽理工大學舉行2015屆畢業生春季就業洽談會,會場內人山人海。

    在經濟增長放緩的“新常態”中,中國就業市場的新特征越來越明顯。一方面,技術熟練的農民工收入不斷增加,很多企業面臨“用工荒”;另一方面,應屆畢業生越來越難以找到期待中的高薪白領工作。

    英國路透社報道稱,為解決就業問題,中國政府承諾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以應對經濟增長放緩、就業壓力上升。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信長星表示,只要經濟形勢維持在合理范圍內,就可以保持就業形勢穩定,但不能“盲目樂觀”。

    農民工嫌工資低,企業面臨“用工荒”

    在家鄉河北,王軍平(音)是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農民。在內蒙古,他是整天呆在地下,不見天日的煤礦工人。但在不久前的一天下午,49歲的王軍平穿上了得體的西裝,在職業介紹所學習掃帚和拖把的正確用法。他即將成為北京龐大的地鐵系統中的一名清潔工。

    因為工資突然被砍掉一半,高中畢業的王軍平去年辭去在煤礦的工作。不過,他決定拒絕這份清潔工的工作,因為薪水太低,每月只有320美元(約合人民幣2000元)。

    “北京是首都,是政治和文化交流的窗口。”王軍平告訴《紐約時報》,“我以為找工作很容易,但實際上沒那么簡單。”

    在持續多年的經濟轉型和城市化中,中國的農業生產一直走下坡路。龐大的制造業也顯示出面臨新壓力的跡象,一些企業正面對債務增加和產能過剩的難題。

    相比之下,包括物流、零售、信息技術和衛生在內的中國服務行業正蓬勃發展,幫助推動整個經濟的前進,創造就業崗位。目前,中國大約有3億人從事服務行業,占整個勞動人口數量的近40%。像王軍平這樣的非熟練或半熟練工人,很難完成從農業、工業向服務業的轉變。

    但對企業而言,“用工荒”的難題始終沒能得到解決。“即使經濟形式欠佳,也很難雇到工人。”廣州志華櫥柜配件的工廠經理盧某(音)告訴《紐約時報》。

    像志華這樣的工廠,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中國1.75億的外來務工人員,但勞動力大軍以每年1%的“龜速”增長,遠落后于整體經濟。供需不平衡賦予工人更多議價能力。盧某透露,熟練工人每年收入漲幅達20%,而工人們“仍有很多要求”。

    外來務工人員的減少,表明了經濟增速的放緩。十多年來,在中國經濟規模的增長中,每年都有幾個百分點的推動力純粹來自人們從農田到工廠的轉移;在這里,他們的經濟生產力出現飆升。但如今,這一城市化趨勢因經濟放緩而減弱。

    “大部分遷移已經發生,許多農村人口因年幼或年老無法成為勞動力,也有別的阻礙因素。”北京龍洲經訊的中國研究主管安德魯·巴特森說。

    此外,近年來農民收入的增長比城市快,農村人掙錢雖然比不上城市,但兩者間的差距在縮小。正如巴特森所說,“要吸引他們離開家,必須付出更高的代價”。

    工資和招聘情況的變化清楚地顯示著就業市場的趨勢。農民工因回報減少不愿在城市工作,而在就業市場的另一端,截然相反的場景正在上演。

    大學畢業生嘗試“藍領”工作

    學習化學專業的江文英(音)3年前大學畢業,卻被艱難的就業形勢“逼”回學校讀研。3年后,她發現自己面臨的仍然是“史上更難就業季”。

    畢業于哈爾濱科學技術大學的江文英已經“海投”了1000多份求職簡歷,卻只有不到10個面試機會,沒有一份錄取通知。她最近去了趟北京大學的校園招聘會碰運氣,還是無果而終。

    “就業市場惡化了。”這個女孩沮喪地告訴美國雅虎新聞網,嗓音大得蓋過了工人拆除展位的噪雜,“化工專業的學生供過于求。”

    在競爭異常激烈的高考中脫穎而出的大學畢業生往往來自獨生子女家庭,他們已經不再是天之驕子,卻仍然對第一份工作抱有很高的期待。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2015年,中國有近750萬應屆生畢業,高于去年的700萬,已遠遠超出了潛在雇主的需求,中國面臨為大學畢業生創造就業機會的巨大壓力。

    根據官方數據,要求研究生學歷的88個工作崗位,會對應100名具有相應資格的求職者。相比之下,每100個職高畢業生對應104個工作崗位。

    “現實情況就是,北京一個不熟練的出租車司機,賺的錢比應屆大學畢業生多,至少剛開始時是這樣。”北京亞洲開發銀行中國經濟部門的負責人尤爾根·F·康拉德說,“這個事實當然令這些剛畢業的年輕人震驚。”

    上海社會科學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長楊雄告訴美聯社,很多工作只需要技校文憑,但中國目前有太多的大學本科、碩士、博士畢業生,這意味著許多畢業生不得不從事層次較低的工作,“如果不愿意這么做就得失業”。

    有些求職者選擇了降低期望值。湖南工業大學工業設計專業畢業的王元(音)在所有投出的簡歷都石沉大海后改變了策略。“任何工作都可以。”她說。

    21歲的法學本科生林恩·李原本希望在律師事務所或媒體找份工作,但最后得到面試機會的,是家鄉附近一家銀行的出納員崗位。她告訴美聯社:“為了獲得這份工作,我經過了多輪面試,許多競爭對手教育背景比我好,我緊張得晚上睡不著覺,甚至偏頭痛。”

    中國許多應屆畢業生不愿到工廠工作,認為這是地位低下的象征。不過,或許因為經濟增速放緩,有跡象表明,情況正在改變。制造電鉆的上海卡頓電動工具公司總經理戴朝陽(音)說,他的公司現在已經開始為管理培訓生崗位招聘應屆大學畢業生了。

    “他們不介意在工廠工作,”他說,“只要不將他們安排在流水線上就好。”

    中國承諾實施更積極的就業政策

    正如《紐約時報》所說,就業市場的供需不平衡,給決策者帶來了嚴峻考驗。十幾年來,中國城市勞動力的數量和收入增加了10%以上,匹配或超過了這些年來的經濟增長率。但現在,國家的經濟增速正在放緩。

    受房地產市場低迷和制造業衰退影響,2015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下降至6年來的最低點,僅為7%,這意味著,中國經濟放緩的速度高于許多觀察人士的預期。中國政府試圖淡化GDP增長目標的重要性,將重點放在創造新的就業機會上。

    去年,中國城鎮新增就業1320萬人,超過了原定的目標1000萬人。今年3月底,中國城鎮失業率為4.05%,略低于2014年年底的4.1%。今年第一季度,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創造了324萬個新就業崗位,低于去年同期的344萬。

    緊隨經濟增長放緩的,是收入增長速度從過去的兩位數下降到去年的8%左右。消費者支出的下降會直接影響服務業繼續創造就業的能力,這也是農民工不愿再進城工作、企業招工難的直接原因。

    “如果包括農民工在內的勞動者過去每年工資增長15%~20%,如今突然下降到10%甚至8%,他們將如何應對?”康拉德告訴《紐約時報》,“說這是風險并不準確,但變化的確在發生。”

    “隨著經濟增長放緩,城市創造就業的步伐正在變慢。就業指標往往滯后于經濟增長。”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副部長信長星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

    美國雅虎新聞網援引信長星的觀點稱,經濟規模增加、加快勞動密集型服務業擴張,以及政府鼓勵創業的政策,都能推動就業。

    路透社報道稱,中國政府已承諾實施更加積極的就業政策,以應對經濟增長放緩、就業壓力上升,比如:對應屆畢業生、失業者創立的企業實施稅收減免政策;擴大稅收優惠、提供更多的社會保險補貼等,鼓勵企業雇用更多員工;為特定類型的銀行貸款提供財政補貼,鼓勵創業。

    “只要經濟形勢維持在合理范圍內,我們就有信心保持就業形勢穩定。但我們不能盲目樂觀。”信長星說。

彩票销售区域范围 期货配资公司怎么找 产业基金配资比例 特肖计算公式规律 秒速赛车出码规律 浙江体彩6 1专家推荐 888博彩 天津11选5遗漏 股票挂单成交规则 白姐四不像必中一肖图 新手5000元怎么 山东高频快乐扑克 北京pk10app 福彩p62往期开奖 七星彩近200期历史开奖号 福建31选7开奖查询 股票交易群微信群大全